十年反思》区块链应用无法落地的困境在哪?下一步该怎麽走?

链圈在过去十年的发展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走了不少弯路。这其中有些问题是客观问题,不是靠链圈自己能解决的,但是也有不少主观问题,值得总结经验教训。本文源自 孟岩的区块链思考 所着文章 《“链圈”十年反思》,由 PANews 整理。
(前情提要:观点|反思「治理代币」与推进「非代币治理」 )
(背景补充:观点投书》区块链的第三大技术革新 — ZK零知识证明应用 )

本文目录

2013 年 11 月,Vitalik Buterin 发表了以太坊白皮书的第一个版本。事後人们经常把这视为 「区块链 2.0」 时代开启的标志,但在当时,其实是以太坊的出现才使得 「区块链」 作为一项单独的技术从 「数位货币」 当中分离出来。

换句话说,比特币作为 「区块链 1.0」 是事後追封的,区块链真正作为独立领域,应该从 2013 年 11 月开始算起,到现在正好是十年。

链圈与币圈差异

区块链和数位货币应该被视为不同的两个行业,因为两者的目标和价值主张非常不同。数位货币行业,或者俗称 「币圈」,创造了一个特立独行的平行世界,然後在这个世界里创造虚拟的数位资产,构建自由金融市场并在其中交易盈利。

由於其规则和价值观体系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币圈很少或完全不考虑对现实世界或实体经济施加影响。而区块链行业则截然不同,是以改造实体经济、影响现实世界为目标的,因此这个行业的人自称 「链圈」,以示区分。

区块链一度是被视为与 AI 并驾齐驱的颠覆性的科技而被寄以厚望,但实事求是的说,十年下来,成果令人失望,可以说是典型的高开低走。

不但没有做出什麽震惊世界的成就,而且一些曾经被寄以厚望的专案,比如 IBM 与马士基合作的供应链管理系统、澳洲证券交易所 ASX 的链上股票交易系统,纷纷以惨败告终。一些本来以区块链为核心的知名专案,也纷纷放弃区块链,回归传统架构。这些失败,毫无疑问地严重地打击了人们对区块的信心。

问题出在哪里?区块链是否还有未来?下一步应该怎麽走?

我是 2015 年开始学习和研究区块链的,入门的时候是一个标准的链圈人。从 2017 年底开始,我逐渐把重心放在数位资产上。

但就个人而言,我更加认同链圈的价值主张,期望看到区块链这一新技术对更广阔的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创造肉眼可见的价值,并获得更多普通人的认可。所以在区块链作为一个领域出现十年之际,我简单谈谈自己的几点看法。

先把体谅的话说在前面,区块链确实还处在一个很早期的阶段。很多人拿区块链去跟 AI、电动车、云端计算去比,都是十年前风口上的技术,你看看别人已经取得多麽大的成就,再看你区块链,啥也没干出来。

但是这个比较实在很不公平,因为那些领域其实是老树新花,而区块链真的是一个刚萌芽的全新领域。具体地说,区块链其实是对一个分散式计算和社会协作领域的理论难题给出的一个演算法解。

这个难题就是: 如何不依赖权威而能产生和传播信任? 这个难题困扰了人类几千年,但是直到 2008 年比特币白皮书才突然给出了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现在区块链这个行业还处於理论突破之後最初的十几年时间里。

如果我们了解一下晶片、网际网路、AI、电动车、新能源这些现在最火的技术产业,就会知道,它们的理论突破早就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的事情了,它们十几岁大的时候,可能连产品都没有,甚至都没有资格总结教训。相比之下,区块链至少还做出来一些东西,至少积累了一些教训。因此区块链确实还处在一个幼年期,我们对待它还是要多一些耐心。

尽管如此,链圈在过去十年的发展中,还是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走了不少弯路。如果不走这些弯路,链圈确实有可能发展得比现在好。这其中有些问题是客观问题,不是靠链圈自己能解决的,但是也有不少主观问题,值得总结经验教训。

第一个问题,链圈生搬硬套了币圈的技术工具和思想,导致在落地应用时产生了严重的 「排异反应」。

毫无疑问,币圈始终冲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前端。但是,像比特币、DeFi 这样的技术是解决极端问题的极端手段,它们所生存於其中的那个 「密码庞克」 的自由主义的数位丛林环境,与现实世界差异太大了:人人匿名,但除此之外一切公开透明,数位身份可随意创造和抛弃,程式码即法律,而程式码之外无法律,凡此种种规则,不但在今天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即使在未来也不可能为主流社会所接纳。

而这些规则和思想,渗透到区块链技术的方方面面。当链圈把这些技术搬到现实世界来的时候,并没有在全行业范围内认真地研究和讨论,究竟哪些可以借监,哪些必须调整,结果就是在落地时遇到严重的阻抗。

第二个问题,价值主张放错了重点,调子又起得太高,没有摆正位置。

币圈的核心意识形态是去中心化和共识,链圈在起步的时候未加审视地把这个价值主张抄过来到处宣扬,以不切实际的 「去中心化」 作为主要价值主张,一上来就摆出一副要取代和颠覆传统架构的革命姿态,四面树敌,又难以获得使用者的理解和支援。

去中心化共识这个主张,只有在中心作恶而且尽人皆知的条件下,才能够得到广泛的共鸣。在数位货币这个领域,这个条件区域性成立,但是在大多数领域,这个条件并不成立。换句话说,传统的基於可信第三方的信任机制在绝大多数场合里并没有暴露出严重的问题,反而因为其灵活成熟,更受到使用者信赖。

在这种情况下,非要渲染和夸大中心化作恶的风险,然後试图用一个不够成熟的新架构去全盘取代传统架构,使用者自然不会买单。

除了基於现实的考虑,从道理上分析,「去中心化」 以及 「分散式共识」 也不应该成为区块链行业应用的核心价值主张。如前所述,区块链本质是要解决在不依赖於权威的可信第三方的前提下,如何确认事实,产生和传播信任的问题。

在数位货币应用场景中,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来确定事实。但在大多数行业应用中,事实或者是由相关方协商认定,或者由授权机构认定,几乎永远不会轮到一群不相干的人来投票认定。所以,以行业应用为目标的链圈的核心价值主张根本不应该是 「去中心化」 或者 「分散式共识」。

第三个问题,长期纠结於 「有币还是无币」 这样的初级问题,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长期以来,链圈一直在争论纯区块链应用是否必须有币。这是一个非常没有意义的争论,因为结论十分明显,也早就被论述过:区块链应用必须有币。

为什麽这麽说?第一,区块链应用本质上都是解决信任问题的,而在商业领域,99% 需要跟信任问题相关的应用场景都是要跟钱打交道的,链上没有钱,那麽也就没有什麽信任问题需要被解决,更谈不上有使用区块链的必要性。

第二,区块链一个核心艺能,就是对支付进行程式设计,有了这个能力,很多应用场景立刻画龙点睛,阉割掉这个能力,使用区块链的意义就大打折扣。

第三,区块链要解决激励问题,链上也必须有钱。

这些都是很明显的道理。但因为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政府和公众对 「发币」 等行为非常反感,所以链圈很多人在紧箍咒之下,虚与委蛇地去迎合所谓 「无币区块链」 这样空中楼阁的想法,主动把区块链弱化为一个又慢又贵的残废级资料库,结果自然是干了半天一事无成。

实际上链上有币,并不等於就要 「发币」,完全可以引入 CBDC 或合规稳定币,同样可以发挥出区块链的价值。与其不切实际地浪费时间去探索什麽 「无币区块链」,不如大家齐心协力与政府、监管当局和公众充分交流,阐明利害,尽早实现合规数位货币上链。

第四个问题,没有充分发掘 「通证」 的潜力。

「通证」 是我与元道先生在 2017 年造的一个新词,对应於区块链里的 「token」。当时我们的观察是,区块链虽然也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但是最擅长、做得最好的事情,只有一项,就是对通证的管理和程式设计。

因此,区块链应用拓展和探索,很大程度上就体现为对於通证应用潜力的拓展和探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区块链核心的价值是解决信任问题,而信任需要一个凭证作为载体。现实世界中,证照、印信、徽章、签名、票据、货币、合约就是信任载体,而在数位世界里,区块链通证就是目前技术水平下最好的信任载体。

而链上的通证,在验证、流转、交易和可程式设计方面都具有其他信任载体无法比拟的优势,能够很好地体现出区块链的使用价值。因此,通证应该成为区块链应用的核心。

但是从过去这些年链圈的实践来看,这没有成为广泛的共识。很多区块链专案对於通证的理解和应用严重不足,表现为只使用少数几个非常初级的通证标准,如 ERC-20、ERC-721 等,然後把业务逻辑搞得很复杂。这降低了解决方案的可理解性和功能。

延伸阅读:加密代币标准为什麽重要?浅谈ERC-20、TRC-20、BEP-20..是什麽,有哪些差异?

第五个问题,没有提出解决资料隐私问题的行业实践。

币圈应用,使用者匿名,但是每一个地址背後的所有资料和行为历史都是公开透明的。这跟现实世界正好相反。

在现实世界里,使用者需要实名参与商业活动并接受监管,但是其商业资料和商业行为,则属於隐私,如果没有特别情况,不需要对外公布。这样一来,来源於币圈的区块链技术对於隐私问题的态度,与现实世界的需求之间就产生了一对矛盾。

如何在行业区块链应用中处理这对矛盾,这是关系到区块链是否能落地的根本问题。但是有一些链圈专案,不仅不直面这个问题,而且试图劝说使用者接受币圈的资料隐私观念,这既不合理,也不可能。

当然,我也知道一些专案致力於解决这个问题,各有各的招数,但是没有行业级别的标准实践,甚至关於这个问题的横向探讨也很少。可以说,不解决这个问题,区块链落地实体经济绝对没戏。

导致区块链行业应用长期不能落地的原因肯定还有一些,但是我认为以上五项是最值得提出的。

基於以上的分析,链圈如果要在未来取得突破,我有以下建议:

第一,将区块链视为解决特定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而不是 「区块链革命」,要跟传统架构融合共存,而不是杀气腾腾地要去取代和颠覆。

应当实事求是地分析应用场景里对於信任问题的真实需求,不要夸大中心化作恶的风险,可以交给中心化解决的问题,不一定非要上区块链。可以用密码学解决的问题,不一定非要用区块链。让区块链在关键的位置上发挥作用,比让它包打天下更有利於它的健康发展。

第二,积极推动央行数位货币或合规稳定币上链,这是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关键一笔。不要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纠结於 CBDC 的价值观争论当中,要认识到,CBDC 的推广和应用,将促使亿万使用者开设和接纳自主权身份,将推动监管科技与区块链的整合,这是区块链得到广泛应用的最重要的基础。

这件事情办成,就一通百通,这件事情办不成,链圈就会长期停滞不前。

第三,加深对通证的理解和研究,把它的潜力尽快发挥出来。在国内的区块链开发者,需要通过学习摆脱 「代币」 这个词带来的误导,认识到通证作为信任载体的丰富的表达能力和可程式设计潜力,但同时也要防止走向 「万物皆可通证化」 的极端。

第四,中短期内仍然以金融、贸易、支付相关的应用为核心突破口,把资产的表达、流转、交易、程式设计、监管作为主要的价值主张,突出效率优势,弱化意识形态,争取在这些方面尽早实现突破。这些方向不突破,其他领域的区块链应用很难做起来。

第五,将如何解决隐私资讯保护问题作为最重要的课题之一,在全行业内进行讨论,并制定有关的标准实践和工具。

第六,认真考虑如何激励使用者采纳区块链方案的问题。区块链是一个新工具,相比於现在主流的技术,区块链解决方案给使用者带来的好处,一开始并不明显,必须要达成网路效应之後,才能展现出巨大的优势。对於这种型别的技术,要想发展好,必须想清楚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这样的问题,尽可能获得更多人的支援,比如学习网际网路和币圈,考虑对於早期使用者提供补贴。

📍相关报导📍

观点》为何「全押」以太坊不是好主意?请看Lens、dYdX

观点投书》回顾 2023 年 Q3 加密货币市场 8 大热点

观点》拥抱庞氏 ,说明白 Friend.tech 的机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